唯爱与美食不可辜负。
魔戒ALVO/汉尼拔HannigramMadancy/小本00Q/法扎特萨莫/DW10th/火炬木Janto/盾冬/冬寡/贾尼/科学组

【Torchwood】Fearless

这一秒,很长。Tosh躺在了Jack的怀里,眼睛里还带着最后的眷恋。

    接着,黑暗笼罩了一切。Tosh发现自己像是被拽进了一个虚无的境界之中。死亡的感觉竟是如此平静,过去的一切似乎都已被留在身后。Tosh感到她的身体很轻,但心却仍旧沉重。她知道,那是因为她心里始终装着一个人。

    有时候Tosh会觉得,维纳斯给她开了无数个玩笑,虽然她并不相信希腊的神话故事。自从加入了Torchwood以后,每一次恋爱都是如此的荒诞,她自嘲地笑了笑。外星鱿鱼人——还是个女人,Tommy——被冷藏的一战士兵——最潇洒勇敢的英雄,还有在失去的那两天里似乎还有一个人——但实在是想不起他是谁了,这些无疾而终的爱恋让Tosh知道到她真正爱的是谁。可是心里放不下又如何,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Tosh回忆起自己第一次见到他的样子。那时候,他因为外星生物杀害了他的妻子而加入了Torchwood。但他并没有像Jack积极调查从时间裂缝中掉落下来的外星生物,反倒是整天整夜流连于酒吧里面,宿醉不归。Tosh总希望可以在Hub里找到机会说些安慰他的话。可是,要不没找到机会开口,要不就直接被他给无视掉。但无论他对自己语言上有多刻薄,Tosh都会原谅他,那是个失去挚爱的男人,她总是这样提醒自己。

    周围的黑暗越来越深,Tosh开始从平静变得有些害怕,于是她开始向着不同的方向跑动。身体变得越来越轻,似乎要飘起来,但是心的沉重让她依旧能够站在地上。

    也许他就是自己一生唯一的牵挂了吧,Tosh心想。

    巨大的悲伤过去后,他就开始了玩世不恭。除了在解剖的时候,Tosh能看到他极其认真仔细之外,其余时间他似乎总能找到调情的对象。但那个对象从来就不是Tosh。

    “有谁能听见我的声音!”Tosh在黑暗中大叫,她已经跑了好些时候,但在这个虚无的地方,没有物质,没有时间,有的只是无穷的黑暗和随之而来的绝望。“啊!”Tosh又大叫了一声,“有任何生物可以听到我吗?这是在地球还是在另一个星系?”没有回音,也没有回答。“要是Jack在这里有好。”Tosh默默念道,“他肯定知道这里是哪里。”又或者是他,即使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但他也可以紧紧地抱住自己。可是就算Tosh的想象再美好,也敌不过这噬人的黑暗。

    现在只有心中对他的那份爱支撑着她继续奔跑。但是Tosh开始感到她的心变得越来越轻了。

    “不,不,不!我不会放下你的,一定不会!”Tosh拼尽全身力量喊出这句话。她很后悔自己一直没有胆量正正式式地当着他的面说“我爱你”。等到她鼓起勇气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已经是被强行从死神手里拉回来的弥留之际了。她与他的这一声总是在不停的错过中度过。

    心的沉重慢慢、慢慢地像一片片花瓣飘落,她不知道自己还能跑多久,可能到最后也跑不出这个黑暗的隧道,天知道它叫什么东西。只是Tosh不希望心里面的那个人被自己渐渐地遗忘掉。

    好累,真的好累。Tosh瘫倒在了地上,她很惊讶自己还能流泪。她哭了,就像是在Hub里面,看着Turnmill核电站的安全室被放射冷却剂充满的时候一样。

    然后,她渐渐地闭上了眼睛,但她心里仍旧默默地念着他的名字。

    “没事的。真的,Tosh。没事。”他最后的声音开始在Tosh的耳边回响,在绝望地怒吼之后,却是如此平静,又是如此的勇敢。

    “再见了,Owen。”

    纵然他已经不可能再听见……

    “Tosh……Tosh……”

    这一定是幻觉。

    “是你吗?Tosh……”但Tosh认出那把男声,不是Jack,也不是Ianto。

    她用尽全身的力气睁开眼。

    眼前已经不再是黑暗,取而代之的是温柔的暖光。

    的确是他正紧紧地抱住Tosh。

    “Owen!”Tosh依稀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不,你不只是胳膊受伤了。”

    “我骗了你。Gray向我开了一枪。”Tosh抬头看着他,“但这些已经不再重要。”

    “噢,对不起,Tosh。”Owen扶起了Tosh。

    Tosh挽着他的手臂,坚实而温暖的手臂。然后Owen转过身,用他前所未有过的认真对Tosh说:“在那个安全室充满冷却剂,而我还有最后一丝意识的时候,我并没感到死亡的恐惧,我很感谢你陪着我直到我生命里的最后一秒。”

    “因为我爱你,Owen。”然后Tosh又补充了一句,“我是说,我是认真的。”

    “我知道。但你知道的,我不恋爱是因为Katie,我不能承受失去挚爱的痛苦。”Owen仍然很认真地说道,好像回到了他加入Torchwood前的日子时那样。

    “但我们已经没有什么好害怕了,不是吗?”Owen接着说,“所以我想,我们应该可以尝试一个正式的约会。”

    “你是说真的吗?”

    “如果这里有个什么可以约会的地方的话……”Owen又恢复了他一贯的作风。

    “嘿,你别想着反悔……”

    世界的那头,Jack、Gwen和Ianto在悲伤中继续前行;而世界的这头,Owen将一直牵着Tosh的手,一路地走下去。

评论 ( 4 )
热度 ( 14 )

© 豚,我是一只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