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爱与美食不可辜负。
魔戒ALVO/汉尼拔HannigramMadancy/小本00Q/法扎特萨莫/DW10th/火炬木Janto/盾冬/冬寡/贾尼/科学组

【Hannigram】I see you.

写在前面:

这是来自 @萌宅總 (﹡֦ƠωƠ֦﹡) 的点梗,第一次写灵魂互换,不知道这种形式可不可以,求轻拍>﹏<

——————

06. 灵与肉(上) 

第二天,丹麦阳光正好。

威尔一般都会比汉尼拔晚起床,所以在早上,他总会有多了的那么一个小时可以在大床上随意翻滚。

昨晚明明是睡在靠左那一边的,威尔心想。

但今早在他抱着被子往右边打滚的时候,头一下子就撞在了床头柜上。迷糊之间,他揉着头,似乎有种奇怪的感觉,但又说不出来有什么不对。也许是他昨晚实在被折腾得太累了,什么错觉幻觉有事没事又跑出来了;又或许他只是还没有睡够。于是他决定再摊在床上睡个回笼觉,反正有人会给他做早餐。

而在房子的一楼,咖啡的香气已经惊扰了来客。

“我真的无法想象,”客人起身走进厨房,“我简直觉得是在做梦。” 

“也许你的确是在做梦,我们都存在于你的梦中,千代。”厨房中的人端过一杯刚煮好的咖啡,精心地往里面倒进牛奶。

“噢,看看汉尼拔都对你做了什么,威尔。”千代顶着他如量杯般精准的手,如果不是这张脸的话,她会认为眼前站着的是汉尼拔,“现在不仅能煮咖啡,连说的话听起来都像汉尼拔。”

他微微一笑,不予置否,收起奶壶,捧上咖啡。

在千代伸手接过咖啡时,杯中的液体微泛涟漪,她发誓她刚刚绝对没有手抖。而此时,震源似乎从楼上一直来到身后。

千代放下手中的咖啡回头探看。

她再一次目瞪口呆。

在她面前的人同样瞪大眼睛,张着半张嘴,似乎有话堵在了喉咙。

“告诉我真的是在做梦。”千代再也忍不住了,即使要被做成菜,她也要做一道能嘲笑汉尼拔的菜。她捂住了嘴,希望能给汉尼拔留一点面子。

“千代,尽情笑吧。还有,很高兴你来做客。”千代面前的男人扯了一下脸部肌肉,“汉……不,威尔,我想你不会介意上来一下。”

厨房里的男人顺从地走了出去。

千代看着两个男人一前一后地离开厨房,直到消失在视线之外,她还是发现刚刚那幕实在令她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真的太难以置信了好吗!

汉尼拔,顶着一头像是被猫抓过的头发,穿着棉质睡衣,光着脚,半张着嘴,怒气冲冲地站在她面前。

是她眼花?

还是他们的生活早已是那么的……呃……随意?

抑或是……他们在玩什么情趣小游戏?

她真的不懂,于是决定微笑面对人生。

在千代微笑地呷了一口咖啡时,楼上的卧室里准备展开对话。

威尔赤脚站在房间里,双手插在裤袋里,见汉尼拔一关上房门就摊开双手问道,“发生了什么!”

“唔,如果用没有科学根据的说法就是——”汉尼拔顿住了,他悠哉悠哉地踱到威尔跟前,直视着他的眼睛,不,应该说是他自己的眼睛。这真是一种全新的体验,比照镜子更好地观察自己,“我会说,这是灵魂互换。”

汉尼拔曾经想开颅品尝威尔的大脑,达到与威尔的灵肉合一。没想到这一觉醒来,他就发现他看这个世界的角度似乎不太一样,他低头一看自己睡的位置、衣服、四肢,就猜到九分。他没有惊醒旁人,如往常一样小心翼翼地起床,去到浴室验证最后一分的猜想。

那头他无数次插入指间的卷发,那双拒绝直视自己的眼睛,还有布满下巴的胡渣,更别提那双尖尖的精灵耳朵,他爱死那双耳朵了,那里一直是威尔的敏感点。

汉尼拔此刻便已明了,他的灵魂完完全全地拥有了威尔的肉体。

而这般说来,那他的肉体必定也是完完全全地拥有了威尔那无处安放的灵魂。

汉尼拔扬起嘴角,镜子中的威尔正对他微笑。

评论 ( 11 )
热度 ( 30 )

© 豚,我是一只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