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爱与美食不可辜负。
魔戒ALVO/汉尼拔HannigramMadancy/小本00Q/法扎特萨莫/DW10th/火炬木Janto/盾冬/冬寡/贾尼/科学组

【Hannigram】I see you.

10. 嘿,圣诞节!(下)

一个完整的圣诞节当然少不了晚上的一顿丰盛的圣诞大餐,虽然威尔在厨房里的信用度已经有了前车之鉴,但汉尼拔允许在今天特别给威尔破个例。

可在汉尼拔进入厨房之前,他却被威尔叫住了。

威尔示意他抬头,汉尼拔发现不知何时,厨房的门框之上竟多出了一个用槲寄生做成的圣诞花环。事实上,威尔在屋子里的每个门框上都挂上了槲寄生。

“你知道槲寄生的传说吧。”威尔抱着双臂等待着。

传说中,圣诞节在槲寄生下亲吻的情侣,可以厮守到永远。

汉尼拔走到威尔跟前,轻轻地吻住了他的嘴唇。

这无关情欲,而是来自汉尼拔内心深处最美好的祝愿。

他不信传说,但也愿其成真。

他们的吻持续了几分钟,才相互推搡着进入了厨房。

“我们今晚要做的是丹麦家庭圣诞大餐。”汉尼拔拿过一块已经腌制好的带皮的肉,这块肉取自一头由他亲自宰杀的猪猡,“在这其中的脆皮烤猪肉是丹麦最著名的传统圣诞佳肴,整块猪肉在腌制时要撒上粗盐,烤时加上香料。口感酥脆,嚼后回甘。”

威尔挽起袖子在一旁听着,不觉已经垂涎三尺。

“而餐后甜点则是丹麦家庭必不可少的杏仁米布丁配热樱桃果酱。按照传统,布丁里会藏入一枚完整的杏仁。如果我们之中谁能吃到那枚杏仁,他就是来年运气最好的一个人。也许我们今晚可以看看谁的运气更好。”

“运气?我以为你并不相信这套说法。”

汉尼拔抽出一把小型尖刀,掂量过后递给威尔,“我的确不相信。”

“典型的控制狂魔。”威尔把玩着小刀,“我要干什么?”

“你可以把这颗西兰花切成小块。”

“下次我要切肉。”

“下次给你切。”

“好。”

对付完汉尼拔的威尔转而对付起他手中的西兰花来。

“威尔,这几块再切小一点。”

“威尔,轻点力,不要让玉米粒飞到我这里来。”

“威尔,你要把土豆完全捣碎成泥。”

“威尔,奶油不用加那么多。”

“威尔,你放芝士进去了吗?”

“威尔……”

“砰!”

流理台被勺子砸得有点疼。

“汉尼拔,再说一次'威尔',我就不干了。”

“你就这点耐心吗?当年你追我追到佛罗伦萨可不是这样的啊。”

这一刻,威尔想揍死汉尼拔。

在汉尼拔将撒好香料的带皮猪肉放进已经经过预热的烤箱后,威尔也将土豆泥捣鼓好了。

“好了,威尔,你先过去收拾好餐桌吧。”汉尼拔将土豆泥从威尔的手中接管过来,然后亲啄了一下威尔的额头。

过了一会,刚刚准备完杏仁米布丁的汉尼拔听到了威尔高八度的呼喊。

“汉尼拔!”

“汉尼拔!”

汉尼拔循声找到威尔,他并不习惯以高声的叫喊回应威尔的呼唤。

“怎么了?”

“我们今晚需要喝什么酒来着?你知道的,我对此一窍不通。”

“我下午的时候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们要……”

“要不你来找吧!”威尔闪身让出通道,“反正你一眼就能认出来。要我在这里一个个酒瓶看,都不知道要看到什么时候。”

“你就是想偷个懒吧,威尔。”

威尔狡黠一笑,愉快地走出汉尼拔的酒窖。

等到汉尼拔回到厨房时,之前所做的杏仁米布丁已经完全冷却下来,他将它们放入冰箱之中,等待着它们今晚给威尔带来好运气。

“叮!”

此刻,烤箱尽职地提醒汉尼拔,他的脆皮烤猪肉已经在等候他们的品尝了。

餐厅中,烛光伴随着舒伯特钢琴曲的音符,起舞,跳跃。

“干杯。”高脚杯轻碰,撞击出浓烈的酒香,来自汉尼拔的珍藏。

“所以这是要补上圣诞树吗?”威尔看着他的头盘,一棵用西兰花砌成圣诞树,吃个西兰花还要这么讲究地摆个盘,果然是汉尼拔的风格。

汉尼拔挑了挑眉,“食物讲求色香味,而色走在最前头,自有它的道理。一道菜的观感能影响人的心情,进而影响人的食欲。先尝尝,味道不好不要赖我。”

今年因为汉尼拔不想威尔刚复原的身体太过劳累的缘故,他们并没有买圣诞树回家,所以威尔也实在不舍得推倒眼前这棵难得的圣诞树,毕竟它还真是很好看。于是,他小心翼翼地从顶端叉起一块西兰花放进口中。不过,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随之入口的竟然还有醇香的芝士和奶油,这两者与西兰花相得益彰,突破了他的味蕾。他低头一看,才发现原来在圣诞树的内里还另有乾坤。

“这就是我做的那个土豆泥?”威尔有点兴奋,他用叉子挖起一些,经过香甜的玉米点缀的土豆泥不再刻意与呆板,芝士和奶油搭配出来的惊喜更是让威尔在这道菜上流连。

“我在搅拌土豆泥的时候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效果。”威尔惊叹道。

“对于每一道菜,我们只能作出预想。至于结果是意料之中还是意料之外,即使是世上手艺最精湛的厨师也难以将其把握。”

“那我呢?我是在你的意料之中还是意料之外?”

汉尼拔认真思考了一会。

“都有。”

他回答道。

头盘过后,自然就轮到今晚圣诞大餐的重头戏——脆皮烤猪肉登场了。

松脆的猪皮搭配软嫩的猪肉,截然不同的口感相融于口中。但每一种口感却又在这相融之中抛弃了自我,它的存在只为凸显对方。这两种口感相辅相成,若是缺了其一,那另一种口感的存在也就显得毫无意义。它们合二为一,以自身成就他人。

“这道菜已经可以成为献给耶稣的礼物。”威尔评价道。

“相信我,它已将自己献身于基督。”

汉尼拔晃晃酒杯,红色液体挂于杯壁,的确是佳品。

正餐过后,稍事休息,汉尼拔端上了刚从冰箱中取出的杏仁米布丁,来到威尔身旁。他向威尔递上布丁,说道,“布丁是我做的,我知道杏仁会在哪一块里,所以你来挑吧。”

“我希望你得到好运,汉尼拔。”

威尔看着在通体奶白的布丁上浇有暗红的热樱桃果酱,似是鲜血滴落在雪地之上,绽放出罪欲之花,娇艳动人。

他并没有纠结,直接挑了右边这一块,

威尔总会挑右边这一块。

他的习惯,汉尼拔怎会不知。

所以当威尔咬到杏仁,一脸惊喜看着他时,他微笑着将另一口布丁送进口中。

这次的杏仁足够了,下次可以多加点牛奶,滑嫩程度刚好,能够做到入口即化,不对,怎么有点硬……

等等……

这……

他翻动舌头,无法随布丁化开的坚硬向他确认,现在正有一粒完整的杏仁躺在他的口中。

此时,终于轮到汉尼拔一脸惊讶,而威尔满心欢喜地看着他。

噢——

他回想起那时候,威尔曾在他将布丁放进冰箱之前把他叫到酒窖中取酒。

肯定是——

但这了然于心的爱意早已无需言明。

威尔举杯,“祝你好运,汉尼拔。”

汉尼拔同样举杯回应,“祝我们好运。”

晚餐过后,威尔的心已经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其实他并不在乎圣诞节,但他感谢圣诞节,因为圣诞节给了他一个放纵的理由。

他可以放纵自己在汉尼拔的怀里撒娇,放纵自己向汉尼拔索要礼物,放纵自己品尝汉尼拔的拇指,放纵自己在槲寄生偷走汉尼拔的吻,放纵自己沉沦于天堂与地狱之间……

“威尔,换上衣服,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汉尼拔打断了威尔的思绪。

“这么晚了,我们要去哪?”

“去拆你的圣诞礼物。”

什么?

他还有圣诞礼物?

汉尼拔驱车带他来到一个小教堂的外面,与在圣诞夜唱着颂歌的教堂不同,这个小教堂的外面拉上了警戒线。

汉尼拔递给威尔一个望远镜。

威尔通过望远镜看向教堂内部,一个赤裸的男人展开了翅膀悬挂于半空之中,朝着下方拉起手中的小弓。

威尔认得那个男人,之前他在报纸的通缉栏上占了一块,好像是身负这几条人命来着,威尔翻报纸的时候并没有过分留意。

“他的箭到哪儿去了?”

“我想他已经将手中的箭射向了两个人。”

威尔放下望远镜,收回目光,看向月光勾勒出汉尼拔的侧脸,“射中你的是哪一支箭?”

“我想是有着金头那支。你呢?射中你的是哪一支箭?”

“我不知道。但我想,有个神通广大的人肯定已经将丘比特的箭全部换成了金头。”

“嗯,他大概这么做了。”

威尔微笑,挽起汉尼拔的手往回走。

“谢谢你,汉尼拔。”

“我爱你,威尔。”

“我也爱你,汉尼拔。”

评论 ( 4 )
热度 ( 36 )

© 豚,我是一只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