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爱与美食不可辜负。
魔戒ALVO/汉尼拔HannigramMadancy/小本00Q/法扎特萨莫/DW10th/火炬木Janto/盾冬/冬寡/贾尼/科学组

【Hannigram】#正剧向#一次治疗记录

威尔和汉尼拔面对面落座,像他们往常一样。

本应由治疗师主导的问话,却是被威尔抢了先。

“我想要见他。”

“谁?”

“切萨皮克。”

没有片刻的犹豫,威尔向他的治疗师袒露了心声。

汉尼拔示意威尔继续。

“我,我不能说我渴求或是渴望见到他——你知道他有很多狂热的追求者吗?当然我认为开膛手都看不上他们,但事实是——他有很多追求者。”

“而你想将自己置于他们之上。”

“置于他们之上?不不,医生,你以为我是见到切萨皮克后要跟他拥抱合影,然后发上朗兹的犯罪网去,好让那些追求者嫉妒吗?”

“嫉妒满足虚荣。你的虚荣心,威尔,是一个孩子。你认为他毫不起眼,无所作为,他却能在午夜时分叫嚣而致你无法安睡。你是否曾梦见过他?他又是否在你的梦中像一个孩子一样哭闹试图引起你的注意?”

“他很安静。”

威尔坐不住了,或者说,他认为在之后的谈话中,他的面部表情会过多地出卖他。

“当我闭上眼睛,就会有一个阴影投射在我的眼睑上。看不清脸,这是肯定的。”

“你可以看见他。”

“那要看你对‘看见’下什么样的定义,医生。”

威尔用食指指腹擦过汉尼拔的藏书,将自己的真实隐藏在漫不经心中。

“若是以我的定义来衡量,我不能看见他。他在我的脑子里,他占据了我的视线,但我不能看见他。我曾试图将他驱逐,却徒劳无功。”

“他对你产生了影响。你已经注意到这一点了。”

“这是他计划的一部分。”

“计划?”

“他知道我的存在。”

威尔站到房间的最里的一个直角位,转身面对汉尼拔,与墙壁形成一个三角形。

“你想亲自向他确认。”

“我想看看——他向我发出邀请。”

“一部分的你正欢呼雀跃。”

“一部分的我,是的。”

“因为你收到了独一无二的邀请。”

“什么?”

“你想要见他,却不是因为想要抓捕他,而是因为你想要赴一个只有你收到约会邀请。”

汉尼拔此时才终于从椅子上起立,扣上纽扣,向威尔走去。

“你感到无比的骄傲,威尔。”

汉尼拔步步逼近,威尔却移不开目光。曾用以躲避眼神接触的平光镜不知何时被取下,可威尔在做出用食指推眼镜的动作之后才反应过来——习惯太容易出卖自我。

“并非是作为炫耀资本而骄傲,而是因为你是第一个收到切萨皮克的邀请的人,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

“我不认为我可以找到他。”

“他会来的,当他知道你已经下定决心。”

汉尼拔站在威尔面前,和他保持了一个拳头的距离,如果威尔想要逃走,汉尼拔给他留了退路。

你会做出什么选择,威尔?

评论 ( 13 )
热度 ( 34 )

© 豚,我是一只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