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爱与美食不可辜负。
魔戒ALVO/汉尼拔HannigramMadancy/小本00Q/法扎特萨莫/DW10th/火炬木Janto/盾冬/冬寡/贾尼/科学组

【Hannigram】#HP AU# Vivre sa vie(首更00-07)

答应了我的真爱小天使 @RW 的首更5000字,统计了字数有5000+了请放心食用!

感谢小天使的耐心等待,我知道我的上菜速度实在太慢了,我以后会大火快炒的!

HP AU注意!避雷慎入!

题目:Vivre sa vie(随心所欲),来自一部1962年的法国电影。

00.

威尔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现在他站在城堡中央的移动楼梯上,所以他猜测,他至少已经走了一半的路。

是的,一半的路。

那他的终点会是哪里。

他不知道,但显然霍格沃茨的建筑比他自己更加清楚他的心意。

等到楼梯完全静止下来之后,威尔便顺着往下走。在脑子完全放空的这时,威尔是多么想感谢他的身体,帮他省去了记路的麻烦。

就是这里了吧,威尔心想,他的终点,就在这扇光滑的大门背后。

威尔推开了门。

 

01.

“阿兰娜,我告诉过你,不是那个人做的。”

“威尔,嘘!那件事已经定案了,你再提的话,会引来很多麻烦的。”

“但我看到……”        

“什么?你看到?威尔!”

“看到什么?你幻听了,阿兰娜。”

在安静的图书馆里,这样碎杂杂的声音对于听觉敏感的人来说,是非常粗鲁和令人讨厌的。倒是谈话的内容,令这个拥有听觉敏感的人压下了饥饿的想法。他盖上手中的书,悄无声息地走到了离谈话者不远的书架处。

观察,是狩猎中重要的一环。

一个格兰芬多,一个拉文克劳,竟然是拉文克劳。汉尼拔暗自叹息,看来斯莱特林的堕落已经是无法挽回了。

可惜,接下来这两只被银蛇紧盯着的猎物不再有过多的交谈。尤其是那个名叫威尔的拉文克劳,他的眼睛一直黏在书页上,可他翻页的次数却少之又少。直到坐在他对面的女生起身,唤他一同离开,他仍停留于自我意识剥离的状态。

威尔身边的人只当他的这种情况是所谓的——大智慧者的神游。可紧盯着猎物的狩猎者并不这么想,汉尼拔对猎物有着非凡且独到的直觉。

 

02.

威尔曾经无数次设想过门后的世界,那是有求必应屋的奇妙之处——总是布置得恰好符合求助者的需要。

现在的他,需要一个地下迷宫?

但是,不是从来不要质疑有求必应屋吗?还是那一句话,霍格沃茨的建筑比威尔自己更加清楚他的心意。

当威尔的后脚也踏进了有求必应屋,他身后的门开始徐徐关闭,门外照进地宫的亮光亦随之缩小,直到变成一条细缝而后消失不见。此刻,面对无尽的黑暗,威尔的心却平静如水。

“荧光闪烁。”

魔杖的顶端亮起银蓝色的微光,威尔探入了地宫之中。

 

03.

威尔·格雷汉姆,来自美国一个叫做沃夫查普的地方。混血,父亲是麻瓜,母亲是巫师。入学四年以来成绩优异却不善社交,在拉文克劳学院中享有书呆子之王的称号。

他真是为自己找到一个绝好的藏身之地,汉尼拔在心里暗自赞叹。

但这些信息对汉尼拔来说还远远不够,他需要知道更多,他需要知道威尔看到什么。

 

04.

“荧光闪烁……荧光闪烁!”

威尔甩着手上的魔杖,可是它并不听他的话。威尔叹了口气,本来说着在猫头鹰考试前,怎么都要去换一根新魔杖的,结果心神纷扰,事情拖到现在都没去做成。

现在地宫之中,伸手不见五指,威尔只能靠着感觉,摸索前行。也许这样更好,时间可以被无限拉长延伸,正遂了他的愿。

当这个想法涌现的时候,威尔终于回忆起他到有求必应屋来是做什么了。他的目的,他的愿望是要去见一个人,一个他忘记了名字,忘记了长相的人。

他的终点,是这个人。

威尔一边挥动着魔杖探路,小心翼翼地前行,一边仔细地捕捉着地宫中的声音,好帮助他辨认那个人的所在。

他到底在哪里。

 

05.

“如果这是那个人做的就真见鬼了。”威尔将脸藏在魔药书后,压低声音说道。

阿兰娜往四周张望了一下,然后快步跟上威尔,“他可以指使他的信徒。”

“噢,为什么你们都……”威尔的双腿突然急刹,上半身因为惯性的缘故前倾,幸好被身旁眼疾手快的阿兰娜一把拉住。站稳之后的威尔陷入呆滞,瞳孔放大无法聚焦。可就在半秒过后,威尔的胸腔骤然收缩导致他瞬间呼吸困难,与此同时,猛然而至的头痛令他不得不用双手托住太阳穴。

“威尔!威尔!威尔……威尔……呼吸,威尔!呼吸……呼吸……”

阿兰娜的声与影似乎流于上空,四周的景物就像被不停搅动着的南瓜汤一样。威尔无力再撑开眼皮看着眼前令他晕头转向的南瓜汤了,他越是想要凝神,他的头就越发痛得不可收拾。当疼痛再度袭来之时,威尔只能任由自己的意识流逝,让黑暗替代了光明,寂静取代了喧嚣。

痛感消失了。

威尔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正一个人站在禁林边缘。禁林里的树木长得又密又高,将整片天空都遮盖着,威尔只能靠着从枝叶之间的缝隙漏出的月光,看清楚斜前方数十尺开外的一个正移动的小点。

她,对的,她是一个女生,赫奇帕奇学院的低年级生,生活非常有规律,所以观察她日常的活动与习惯并不需要花费我太多的时间。

可是正如喜好群居的土獾,赫奇帕奇学院的人同样喜欢结伴出行,要找到一个落单的机会并不容易。

我非常有耐心,除非等到一个绝无仅有的好机会,否则我不会贸然下手。我继续观察,发现她每隔三天就会在晚饭过后独自一人离开餐桌到厨房去。这是一个很隐蔽的举动,因为赫奇帕奇的公共休息室在通往厨房的走廊旁,如果不加留心,是不会注意到她的目的地是厨房而不是休息室。

从厨房出来的小土獾径直回到她的洞穴之中,现在没有什么好观察的了,需要等到稍晚一些,别忘了,它们可是夜行性动物。

深夜出行虽说是明令禁止,但是对于霍格沃茨的学生来说,违反校规是他们入学之后第一件被教会的事。

对于一个才刚开始接触神奇生物的学生,在深夜到访禁林是一个非常不明智的决定。但作为霍格沃茨里最好心的学院,这些小土獾还真是乐于助人,而且这些神奇生物都很友好,不是吗,这给了她足够的信心。天真的小土獾啊,看到前方一片坦途,就会忽略存在于眼角之处的危险。

我并不想禁林里的生物来分食我的作品,所以我要等到她把它们都喂饱。待她折返时,这个绝无仅有的时机成熟了。

我是从背后近身袭击的她,就像早已伺机而动的银蛇倏地出击,没有半点犹豫,只一下便精准地钳制住猎物的要害,任其挣扎却永远失去了反扑的机会。

我的手加重了力道,并非是因为不耐烦,而是实在显得有些无聊了。这时力量悬殊的搏斗所难以避免的。终于她双手下垂,我将失去气息的她放在地上,整理好她的长袍,用魔杖将一束青草变成金黄的稻穗放在她的怀里——勤劳的赫奇帕奇,来自开阔的谷地。

我蹲下身,注视着她苍白的脸。杀戮并不是因为醉心于黑魔法,也不是因为偏激的血统论,而是因为我需要掌握更多信息。

更多信息?

我站起身,是时候回去了,如无意外的话,明天就会知道答案了。不过倒是希望禁林里的八眼蜘蛛们不要太饿。

我往回走到几尺开外的高地上,回头望向这个怀抱稻穗的少女,这时再加上一个索命咒作为最后的点缀,如同在将菜品端上餐桌之前,总是需要加上一点薄荷,留余香于齿颊,混淆了味觉与思考。

这是我的设计。

威尔猛地睁开双眼,惊醒过来的他还喘着粗气,刺眼的亮光令他瞳孔忽地收缩,促使他将自己的思维从黑暗的梦境之中抽离出来。在平复了呼吸之后,活动了身体,他左右张望,发现自己正躺在校医院的床上,但在周围没有发现阿兰娜的身影,却看到了他的床边坐着一个看上去比他年级要高的男生。

因为刚才大幅度的动作,那男生也注意到病床上的人已经从昏迷中清醒过来了。

“你醒了。”他语气友好且甚有礼貌,并向威尔解释了他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刚才我上完课正准备回休息室,碰见你的同伴找人帮忙,我就帮她把你背过来了。唔……我让你的朋友先去上课了,我向她保证我会等到你醒来之后才离开。”

“噢,谢谢。你一定累坏了吧。”威尔垂下目光,从他的嘴角向下移动到他校服的院徽上。

是个斯莱特林?威尔下意识地皱了一下眉头。

那男生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胸前,尴尬地笑了一笑,“如果因为我是斯莱特林,而令你感觉不舒服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呃,不不,我并不在意这个。”威尔急忙辩解,眼神躲闪,“这是我的问题。事实上,我和谁在一起都会感觉不舒服。”

“你不喜欢眼神接触,是吗?”

“眼睛容易让人分心……”威尔从对方身上收回他的目光,借着双手撑床板想要起来的动作,头偏向相反方向的一侧,这时他似是回答又似是喃喃自语,“看到的太多,就无法知晓全部。”

“看来你的所见所知,会影响你的思维。”高年级男生一手帮威尔竖起枕头,一手扶起威尔让他坐起靠好,“你的价值观和责任心会在联想里受到重创。这反映成你在梦中受到惊吓。”

“你怎么知道……我会在梦中受到惊吓?”威尔鬼使神差地第一次没有将后面的话吞回到肚子里。

“啊,我实在是太无礼了,请你一定要原谅我。我本来无意偷听,只是因为它太引人入胜。”对方在致歉过后,继续说道,“你刚刚说梦话了。”

威尔心一紧,“你是要告诉邓布利多教授吗?”

“这只是你的梦,并没有什么值得说的。”

“谢谢你……呃,威尔,威尔·格雷汉姆。”威尔向那个高年级男生伸出右手,“如果……如果你不介意我是一个混血的话。”

 

06.

看到的太多,就无法知晓全部。

可现在他什么都看不到,却也不见得可以知晓全部。

威尔不知道自己绕了多少弯路,距离他的终点还有多远,但他至少明白了有求必应屋的用心——他的内心希望他的终点无法到达,如果他的终点无法避免,那就延长他到达终点的时间。

威尔在地宫中磕磕碰碰了好久,他心里倒也乐意。可是,所有的路都会走到尽头,即使是迷宫也不例外。此刻,从远处传来火星激碰的噼里啪啦的声音,经过地宫的石壁反射后被放大,在寂静中显得格外清晰,令人难以忽略。威尔循声走去,约莫摸索了三五分钟,他终于看到不远处燃起的点点火星。

燃着壁火的地方是一间挂着蓝色和青铜色丝绸的圆形屋子,天花板是一穹顶,上面缀有星辰,威尔看向他的脚下,深蓝色的地毯上也衬有繁星。

这是拉文克劳的公共休息室,但威尔心里很清楚他并非身在拉文克劳塔。

站在壁炉前的男人,火光映出他的剪影,他的身材高大而修长。他转过身来与威尔对视许久,才指向了壁炉前的沙发说道,“坐吧。”

威尔顺从地坐在沙发上,那男人抬起他的左手,威尔也跟着他的动作低头,这时他才注意到粗糙的岩石已经在他的掌心处磨出血痕。

那男人拿出魔杖,变出一个陶制小盆,再念动清水如泉咒,魔杖的顶端冒出水来,他将它注入其中。然后他将魔杖放在一旁,抬起威尔的左手,慢慢浸入清水之中,用手巾轻轻擦拭。

“你应该……离开了……”威尔声音平静,心如死灰般平静。

“我仍需要你的答案,在我离开之前。”同样的,正在帮助威尔包扎伤口的男人的声音也不起一丝波澜。

“我并没有带来任何答案。”

“我不能留下你一个人。”

“那你还可以怎么做呢?要让我在霍格沃茨里凭空消失吗?”威尔抽回他的手,站起身来走开,尽可能避开那男人的接触,无论是视线还是肢体。

圆顶上的星辰正缓缓地从苍穹洒落,闪烁着银光。

“这是在你的思维宫殿中吗?”威尔伸出手想要接住正纷纷飘洒的星尘,“我还留有多少真实?”

“我们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那男人站到威尔身后,“只要你愿意的话。”

威尔徐徐转身,在这条立起身,吐着信子的高大的银蛇面前,他渺小得像一只刚长出绒毛的雏鹰——威尔知道自己毫无胜算。

那男人用左手握住他的咽喉,随后向上托起他的下巴,逼迫他直视自己——威尔看到他的眼中包含泪水。

然后威尔被他一把拉过去,贴紧了对方的胸膛,将头靠在对方的左肩之上。男人的手掌在他的颈后反复摩挲。

“放轻松,威尔,平静地呼吸。今晚过后,你会回到你原来的生活。”

“我还可以回到最初吗?”

“睡吧,威尔。请在我怀里睡去。”男人的声音温和沉稳,充满安全感,“我会守候着你,直到你入睡,直到你忘记了这里的一切。”

 

07.

拉文克劳休息室的穹顶在剥落之后恢复出这间办公室原来的样子,威尔坐在沙发上,和坐在对面的男人隔着好一段距离。

“这是我关于那个人最开始和最后的记忆了。”威尔咽了一口口水,“这些记忆真的很奇怪。我很确定我并没有臆造出这样的一个人,还有那些……和他一起时,发生过事情……他对我说过的那些话。但我就是想不起来那个人的名字、相貌,还有……还有他的声音,我不记得他的声音是高亢还是低沉。我不知道我发生了什么,或者是他对我做了什么。我也一度以为这些记忆的存在是我臆想出来的,阿兰娜也这样说,因为我从来没有向谁提及过这些经历。没有证人证明它们的真实性。我也曾怀疑,那些发生在我的脑子里的错乱,是受到我的魔杖的影响——那是我母亲用过的旧魔杖,因为我入学的时候没有钱买新的。它总是失灵,因为并不是它选择的我。但我知道这些都不是答案。”

“那你是怎么确定你的精神和思维并非是受到魔杖的影响?”

“你试过驾船出海吗,莱克特先生?”

汉尼拔摇摇头。

“如果是受到魔杖的影响,我的记忆应该像是翻起惊涛骇浪的海洋,我的帆船被风浪抛起,虽然混乱不堪,但是海水的拍打是真实的。但事实是,我脑子里的记忆就像是平静的大海上出现一个漩涡,我驾驶着我的帆船跌入其中,却又发现里面空洞无物。他就在那里,但我却不能忆起关于他这个人,字面意义上的,的一丝一毫。”

汉尼拔在威尔说话时,留心到他的动作——威尔会用手努力地作出比划。他正试图向听者表达真实的自我,但他使用的语言,却还不足以表达他的痛苦的百分之一。

威尔很苦恼,不过关于这个男人的记忆只是他众多苦恼根源的其中之一。他的心底还埋藏着很多秘密,他还没有决定好是否要向对面这位圣芒戈治疗师和盘托出。

“不过,我想,”威尔抬起头,眼睛重新闪烁出拉文克劳的星光,他对他的治疗师笑道,“如果我能再见到他的话,我一定会记起他来的。”

评论 ( 7 )
热度 ( 29 )

© 豚,我是一只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