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爱与美食不可辜负。
魔戒ALVO/汉尼拔HannigramMadancy/小本00Q/法扎特萨莫/DW10th/火炬木Janto/盾冬/冬寡/贾尼/科学组

【Hannigram】香水:两个谋杀犯的故事

阿豚在这里给大家拜个早年,大家新年快乐!!!

来来来,我们一起和拔杯跨年!!!新的一年继续为我们的友谊干杯!!!

脑洞取材来自《香水:一个谋杀犯的故事》,我会尽力在年初七之前更完的!

啊,突然想起,今天刚好是我萌拔杯一周年,站在坑底和大家拜年的我~~

——————

01.

巴黎的新一天和每一天一样。富人继续富,穷人继续穷,该来到这世上的继续来,该去见上帝的继续见,一点新意都没有。

没人会再期待有新意的一天,除了我们的故事的主人公——威尔·格雷汉姆先生。不过,按照他的小小年纪,以先生称呼他,确实是不太明智,倒是叫他小屁孩还差不多。至于他是怎么得到先生这称呼的,这就要从他出生那一年讲起。

威尔大概是在降临人世之前跟上帝开了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然后上帝也就以另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来回应他,把他的出生从不知哪里就改成了正在修理的一艘船上。在甲板生孩子也不见得就是奇闻,在哪里生不是生,但奇闻的地方就在于,正因为威尔的母亲在甲板上作动,威尔的父亲才放下手中的工具跑去照看妻子,就在他跑开的一瞬间,船上的桅杆恰恰就掉在了他刚刚在修理时站着的位置上。“轰隆”的一声,惊得众人回望,而惊魂未定的父亲傻愣了眼地看着自己正叫得撕心裂肺的妻子,不顾发软的双脚,三步并作两步地就跑到了她的身边,跪倒在地,亲吻她的额头。

于是威尔的出生,救了他生命中的第一个人。

威尔的父亲说,他的儿子是为救人而生的,这话说得一点都不假。才半丁点儿大的威尔简直像是通了天一样能够准确预测每次意外发生的位置,只要他那手指头一指啊,人们逃得啊比包工头来了还夸张。

人们开始好奇威尔那神奇的预测能力,上帝竟会如此眷顾一个船工的孩子。这个问题同样困扰着威尔的父亲,一天晚饭后,父亲搂过七岁大的儿子,问道:“我的儿子,告诉你的父亲,你是怎么知道那些危险要发生的?”

“我闻到的。”威尔低着头,似是随口一应。

“闻到的?”父亲用力一拍威尔的肩,“臭小子,别耍你的父亲!”

“我说真的,父亲。”威尔的表情有点认真,他抬头看着父亲,“正在蠕动的白蚁,开裂的木头,松动的麻绳,滑落的船帆,生锈的铁钉,我都可以闻得到。”

听到这里,威尔的父亲的眼睛瞪到鱼眼大,稍稍回过神后,他用力搂过儿子,继续问道:“臭小子,你真的什么都可以闻得到?”

威尔点点头,双眼带着些许茫然。

“没骗我?”

威尔摇摇头。

父亲松开儿子的肩膀,开始认真对待起这件事来,他找来一块长布条,蒙上了儿子的眼睛,环顾四周,思索着拿什么去测试他的儿子。从面包开始,到水,到铁锤,到石头,威尔不仅能分辨出主体物件,而且还能将物体的状态描述出来,甚至能够说出水的温度和石头上的青苔。

此时此刻,威尔的父亲知道他的儿子不再属于码头和大船。

评论 ( 26 )
热度 ( 85 )

© 豚,我是一只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