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爱与美食不可辜负。
魔戒ALVO/汉尼拔HannigramMadancy/小本00Q/法扎特萨莫/DW10th/火炬木Janto/盾冬/冬寡/贾尼/科学组

【Hannigram】香水:两个谋杀犯的故事

10.

威尔的思考停滞了一秒。

啊?

威尔灵巧的湛蓝眼睛向天花板发出疑问的眼神,他的喉结上下滚动,却还是没有问出口。

总不能在莱克特先生面前显现出自己寡见少闻的样子,所以他定下了心意,坚决而冷静地点了点头。

但这份坚决而冷静的心意在威尔的脸上维持不了多久。当莱克特先生为威尔推开大门的时候——

威尔看见了光。

从门缝中倾泻——

威尔感觉他即将步入圣殿。

他不知道自己脸上的表情如何,是紧张万分,还是激动难平,他也顾不上了,他忘记了前一秒还在心中端起的心意,他忘得一干二净,他甚至把莱克特先生也忘记了。若是他日后仍能回忆起这一刻的事情,他肯定是要为自己的失态向莱克特先生致上无尽的歉意。

他走进了莱克特先生的调香室。

对比起德姆维尔先生阴暗且略带潮气的地下室,威尔认为,莱克特先生的调香室才是真正的乌托邦,多少未经探索的气味如同数千位矜持的女士在静候。有沐浴在阳光之下,有漫步在雨雾之中,有起舞在青草之上,有徘徊在林木之间;有半倚桂树拭泪,有仰躺麦田欢笑,有远望繁星相思,有近嗅玫瑰含羞;有细听山泉流淌叮咚,有凝视大海惊涛骇浪,有走进绿叶荫影斑驳,有捻过浆果慢咽轻尝;有炽热如火,有严寒像冰,有滋润若露,有干呛似烟;有傲骨孤立,有纵情声色,有静坐读诗,有伫立沉思。

威尔走上前,一一吻过她们的脸颊,和她们攀谈起来。在莱克特先生的调香室里,即便是威尔在过去的旧识,此刻也是全然的容光焕发,变得熠熠生辉。

描述气味很简单,但描述气味所带来的感觉很困难;或者反过来说,描述气味所带来的感觉很简单,描述气味却很困难。它们,或者说是她们,也有可能是他们,具体却又抽象,似在眼前却又已然萦绕在心。

这是幻觉,还是梦?

我是在睡,还是醒?

威尔想自己肯定是在无意之间问了出来,因为他听到了莱克特先生的回答:

“你在我的调香室中,威尔。”

“不。”

威尔抚过他可以接触到的一切,蔷薇、紫罗兰、葡萄、梅子、沉香和山毛榉在他触碰过后通通都化作一片虚无,威尔的手伸入寂寞,他唯一可以触摸到的,是莱克特先生的半张脸,还有另外半张脸隐没在幽暗之中。

“这是您的内心世界,还是我的?”

“你来告诉我,威尔。”

他还从没到过一处和他内心世界如此相像的地方,如果不是莱克特先生身上正散发的独特气味,威尔会以为他正身处在自己的内心世界里。

“您孤独吗,莱克特先生?”

“你呢?”

他当然孤独。他很孤独。

十七年来,威尔从来没有向其他人倾诉过,其中有一部分原因,是他认定没有人会愿意听他虚无缥缈的倾诉。每一天,现实都将自我扼杀,感觉不能当饭吃。久而久之,他也忘记了自我是什么,灵魂又是什么,直到莱克特先生的出现,如同一面铜镜,直照威尔的内心,让他不得不直面他的真实。

可是,直面是一回事,承认又是另一回事。

虚空给他的感觉极其美妙,如果可以,他愿意一辈子蜷缩其中。但他还没有准备好告诉莱克特先生一个关于他自我的真相,一个埋藏在他心底的秘密。他知道自己很孤独,他知道莱克特先生也很孤独,但他不知道两个孤独的人走在一起,会是加倍的孤独,还是……

他后退一步,离开了无尽虚空。

“我很抱歉冒犯了您,先生。”

隐隐的不舍令威尔心如刀割。

“不,你并没有冒犯我,威尔。”莱克特先生的脸重新变得清晰可见,他们之间的空气重新变得纯净,“请留下来用餐吧,威尔。一般的晚宴我都会亲自下厨,只是今日实在来不及准备食材。所以我特意命厨房准备了鳕鱼,希望你不会介意。”

威尔觉得每次莱克特先生的邀请表面上都是在征得他的应允,实质上却是不容拒绝。

于是威尔也没有拒绝,毕竟鳕鱼,他还没吃过。

希望厨房不要做得太美味,不然他脸上的表情又要藏不住了。

评论 ( 8 )
热度 ( 35 )

© 豚,我是一只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