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爱与美食不可辜负。
魔戒ALVO/汉尼拔HannigramMadancy/小本00Q/法扎特萨莫/DW10th/火炬木Janto/盾冬/冬寡/贾尼/科学组

【Hannigram】奏于墓碑之上的安魂曲

上班摸鱼。短篇一发完。

——————

汉尼拔知道自己是时候了,他没有悲伤,他是汉尼拔。

威尔陪着他,就睡在他的身边,呼吸安静平稳。

汉尼拔已经没有气力再翻过身,他只能用力地向下努着眼睛,越过威尔的灰白的头发,它们已经没有年轻时拼命要把自己卷起来的倔强,不过依旧光彩照人,不,那是窗外的太阳,阳光如天使降临,温柔地抚过威尔沉睡的脸,轻阖的眼。但威尔睡得并不沉,他在晨曦初现之时就已经醒来,阖眼只因他无法忍住自己的泪水。他不是汉尼拔,他是威尔,他很悲伤。

“早安。”

汉尼拔呼吸着阳光。

“早安。”

威尔双手撑着床垫坐起,这样汉尼拔就能更容易地看到他。

“笑一笑吧,威尔,为了我。”

威尔笑了,他的皮肤松弛,笑起来,皱纹更多更深了。

“你准备好和我说再见了吗,威尔?”

汉尼拔的声音似乎已经要从喉咙深处挤压出来,他的气息比前一句话更虚弱。

威尔没有回答,只是用他的大拇指一遍一遍摩挲,抚平汉尼拔额头上的褶皱。

汉尼拔舒服地闭上了眼,享受着,这种感觉,第一次出现,是在悬崖边上,两人相拥,威尔一遍一遍蹭过他的胸膛。

闭上的眼睛没有再睁开,摩挲的手停在了眉心之处。

“我爱你,汉尼拔,但我不会说再见。”

我们会再见面的,或快或慢,或长或短,或近或远,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莫扎特的安魂曲奏于汉尼拔的墓碑上方,威尔却觉得世界万籁俱寂。

威尔回到家中,厨房干净依然,书房整洁如旧。他似乎看到汉尼拔又再年轻起来,恢复成当初三四十岁的模样。

“你好,威尔。”

“你好,汉尼拔。”

他们又一起生活了九年,到了第十年年头,一个阴沉的早上,威尔在年轻汉尼拔的陪伴之下渐入安眠。

威尔的葬礼,寒风肃杀。在三三两两前来的人中,有一对年轻男子,他们并肩牵手,相视而笑。

“再见到我的感觉好吗?”

“嗯。”

他们的手握得更紧,他们的笑,给了这阴沉的冬日,一抹,灿烂阳光。

评论 ( 17 )
热度 ( 48 )

© 豚,我是一只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