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爱与美食不可辜负。
魔戒ALVO/汉尼拔HannigramMadancy/小本00Q/法扎特萨莫/DW10th/火炬木Janto/盾冬/冬寡/贾尼/科学组

【Hannigram】香水:两个谋杀犯的故事

14.

半个月过去了,莱克特先生不再每日外出赴宴,他有了更多的时间留在府邸里继续向威尔传授调香的关键技法。有时候他们也会一同外出,或是到郊外去,或是到森林去,有一次他们一同去到悬崖边上,威尔站在莱克特先生身后,听崖底的海浪拍打着岩石。莱克特先生回头召唤威尔走上前去,换作别人可能还会因这悬崖的高度畏首畏尾好一阵子,但威尔不怕,大家要是还记得,便会想起威尔的父亲是做船工的,威尔是在船上出生,从威尔降生的那一刻起,他与大海就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但这个时候不得不又叹一句造化弄人,威尔从出生之日起,几乎时时刻刻都可以闻到大海的气息,可他却没有亲眼见过大海。不仅因为作为船工的父亲深知波塞冬的险恶,而且威尔在七岁之后就在德姆维尔香水店忙得团团转,根本就抽不出时间到海边去。此刻,大海就近在咫尺,威尔还怎会惧怕那要跌得人粉身碎骨的高度。

威尔走上前,向下探头望去,悬崖底部是被海浪年复一年侵蚀的礁石,白浪翻卷其上而后褪去,岩石被没过又重现,如此循环往复,竟令威尔像是着了魔一般,看不生厌。盯着看了好一会,威尔的神志被前所未有的浓烈的青苔与海藻的气味唤醒,他收回了垂直向下的目光,将它投向再远一些。远处的大海就比悬崖底下的要显得博大深沉些,它一望无际,不知其广,波澜不惊,不晓其深,只可见蔚蓝的海面上闪耀的灿烂金光,却看不到百尺之下深藏的暗流涌动。

威尔与莱克特先生之间的静默持续得有点久,正确来说,应该是莱克特先生维持着这一份宁静。在威尔正全神贯注地极目远眺时,莱克特先生正全神贯注地凝视威尔。

海浪的声音卷过一轮又一轮,威尔舒服得想睡,他突然没有那么喜欢白昼了,要是在午夜,威尔一定要睡在月光温柔的臂弯之中,让海水一浪一浪地涌入他的梦。

折回莱克特府邸之后,威尔一头扎进自己的调香室中,这是莱克特先生特意为威尔的打造的,特属威尔一人的调香室,当时,威尔在被领进这间房子的时候,莱克特先生看到他头上的卷发都跳起了舞。

傍晚,威尔循着气味在音乐室中找到了莱克特先生。他先是在门外站了好一会,静谧的琴声让威尔一时之间分不清他是在莱克特府邸还是在沉没于月光流转的忘川。琴声或是停止了许久,因为威尔是被莱克特先生叫醒的,他盯着莱克特先生的眼睛出神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他向莱克特先生阐明了来意,接着便领莱克特先生去到他的调香室。调香室的当眼处放着两个小巧的瓶子,瓶子里头盛着清透的液体,暗暗地透出淡金色的光芒。威尔站到了一旁,内心才开始真正地忐忑起来。

莱克特先生拿起左手边的一瓶,拔出了玻璃瓶塞,柠檬的香气就迫不及待地钻入到空气之中,待莱克特先生拿出手帕,展开,往上滴了一滴,再拿起,扬于空中,这款香水的中后调也随之清晰起来。薄荷、迷迭香和胡椒,这三者的搭配虽然简单,可是它们同时带来的感官刺激却又令人耳目一新,如同崖底的溅起的浪花,每一个瞬间都给人崭新的感觉,欲罢不能。

等空气中的辛辣味道消散了些,莱克特先生拿起右手边的一瓶,这一瓶的金色光芒仔细看的话要比刚刚那瓶稍明显些,如同闪耀在蔚蓝海面上的金色阳光。在调配上,这瓶香水的更要简单,如水样清新的橙花首先捕获了莱克特先生敏锐的嗅觉,之后转入由柑橘和琥珀搭配而成的温暖调,最后析出的是浮木、雪松与檀香木,也是同样温和的木质调,那是海洋真正的博大与深沉。

“做得好,威尔。”莱克特先生转身对快要站到墙角的威尔说道。

威尔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反应的,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与莱克特先生坐在餐桌上共同就餐了。

“今天的羊羔肉真不错。”威尔知道边用餐边说话是很没有礼貌和教养的行为,但他按捺不住内心的幸福,也许是来源于傍晚时分莱克特先生的赞赏,也许是来源于此时口中正咀嚼的美味。

莱克特先生看着威尔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他的内心也获得了幸福。

“喜欢就多吃一点。”他说道。

评论 ( 12 )
热度 ( 47 )

© 豚,我是一只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