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爱与美食不可辜负。
魔戒ALVO/汉尼拔HannigramMadancy/小本00Q/法扎特萨莫/DW10th/火炬木Janto/盾冬/冬寡/贾尼/科学组

【Hannigram】今生相欠,来世定还

“我还不想死……”

“威尔?”

“别死……”

 

“听着,如果你那么想死,你现在就可以去死!我还不想死呢!”

加拉哈德怒气冲冲地向崔斯坦吼完这句话,甚至还没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直到崔斯坦长埋于土,加拉哈德才发现自己欠了他如此多。

等到亚瑟一众离开,加拉哈德躺在崔斯坦身旁,他看到了崔斯坦最后一眼所看到的——自由。

“崔斯坦,”他的目光从天空转移到了右侧的墓穴,“这是我欠你的。”

 

“这是我欠你的,汉尼拔,你的自由。”

几近痊愈的威尔走到卧室的阳台,将没有血腥味的空气收进胸腔。

汉尼拔回头,向威尔伸出左手。威尔并未拒绝,走至汉尼拔的左侧,停下。他双手撑在栏杆之上,任由汉尼拔搂住他的腰。

“我们的自由。”汉尼拔更正道,“你已经想起来了。”

“很奇怪,但很真实。那些伤,”威尔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躯体,“真的很痛。”

当然威尔所意识到的疼痛是由红龙造成,但在意识模糊的时候,疼痛与景象复合而成的效果的确会使人形成一种穿越的假象。

“我们当时没有太多机会说话,你更像是一个行动派。而无论你做什么,总会令我感到惊喜。”威尔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就像加拉哈德曾经站在崔斯坦身旁的时候一样。

“‘我们’、‘我’、‘你’,威尔,你代入了现世的你和我。我并不赞成你这样做,加拉哈德和崔斯坦,你和我,会在你的脑中造成混乱。”汉尼拔表达完他的观点,但威尔的笑容并没有因此止住,他接着汉尼拔引出的话题回应道:

“谁是真正的经历者,这并不重要,是你还是崔斯坦,是我还是加拉哈德。当然我们并不是他们,但我们,我是说我,还是可以从中弥补过去的遗憾。”

“那会是什么?”汉尼拔感到好奇。

“那些不该说出口的话,我从来都不想你去死,我,抑或是加拉哈德,都不想你去死。”威尔待到此时才收回脸上的笑容,他显得有些严肃,“别死,汉尼拔。别。”

汉尼拔点点头,收紧了拥着威尔的左手。

我们都会活着。

汉尼拔和威尔,

现在站在过去崔斯坦和加拉哈德以生命捍卫的土地上,

活着。

评论 ( 10 )
热度 ( 31 )

© 豚,我是一只豚 | Powered by LOFTER